當前位置:首頁 > 軟件與服務 >

金山30而立,懷念“第一程序員求伯君”

發布時間:2019-11-12 17:20:44 來源:中國軟件網 作者:大白
[摘要]金山辦公于11月7日在上交所科創板上市申購,確定發行價為45 86,預計募資總額將超過46億。

金山辦公歷經各種“磨難”,迎來高光時刻。

等了30年,見證了中國辦公軟件的滄海桑田。好消息終于傳來!

金山辦公于11月7日在上交所科創板上市申購,確定發行價為45.86,預計募資總額將超過46億。

以2018年度扣非凈利潤計算,對應發行后總股本,市盈率達78.37倍。

這并非金山辦公首次提交上市申請。早在2017年5月,金山辦公就曾在A股創業板提交申請,但之后一直處于停滯狀態。經過兩年籌備,金山辦公于今年5月再次提交上市申請,終于在10月25日迎來注冊生效的好消息。

創業“九死一生”,能堅守到企業上市更是難上加難。金山辦公一路走來,可謂滿路荊棘。

01、WPS之父,中國第一程序員求伯君

提及金山辦公的發跡史,求伯君是繞不過去的一位人物。

可能沒有雷軍那么被外人所熟知,但對于90年代從事計算機行業的人而言,求伯君是當時的王者。靠著一臺386電腦,求伯君憑一己之力,完成了WPS(Word Processing System)1.0版本的開發。

這款近10萬行代碼的軟件問世,開啟了中國辦公軟件30年的發展史。

畢業于國防科技大學的求伯君,有著光鮮亮麗的履歷。信息系統專業畢業后,求伯君被分配到一家國企工作,當時是令人艷羨的工作。

但對求伯君而言,安穩的工作并非首選。2年后,求伯君辭職,來到北京四通公司。輾轉南下后,求伯君在深圳結識香港金山的張旋龍。雖然不懂技術,但張旋龍看好軟件行業的未來,求伯君這樣的IT天才自然成了“拉攏”的對象。二人一拍即合,由張旋龍出錢,求伯君“出力”。就這樣,憑借求伯君的技術天賦和吃苦精神,WPS1.0版本在深圳的一家賓館中誕生了。

在賓館好比“閉關”,求伯君餓了就吃方便面,困了就瞇一會。在高強度工作下,加之飲食和休息得不到保障,求伯君因肝炎發作,三次住進醫院。求伯君簡直“著了魔”,住院期間仍在堅持寫代碼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,求伯君的努力換來WPS的巨大成功,行業反響強烈。而當時雷軍還在武漢大學就讀,他甚至一度懷疑,中國怎么會有這么好的軟件?

至此之后,WPS成為業界學習電腦的風向標,大大小小的書店和報刊中填滿了諸如《WPS使用教程》、《WPS使用技巧》等內容。WPS真的火了,短短一年,迅速積累2000萬用戶,在當時電腦尚未普及的年代,是無法想象的。

借著WPS摧枯拉朽式地占領市場,求伯君身價水漲船高,不僅住進別墅,還開上了豐田佳美。那年,求伯君剛剛25歲。金山辦公也迎來自己第一個高速發展期。

02、對抗“WordStar”,文字處理大一統格局初定

WPS能夠取得如此成功,離不開當時的“大環境”。

上世紀80年代,人們獲取信息的渠道相對單一,主要途徑仍是報紙、書籍、期刊等。因此市場對打印、印刷需求巨大,國內印刷業發展迅猛。而打印、印刷需要對文字進行編排等處理,早期的計算機處理能力有限,為了提高效率,減少文字輸入對存儲器的頻繁訪問,漢卡應運而生。

這是一種只讀存儲器的擴展卡,內置漢字輸入及其驅動程序,大大減少占用計算機內存空間,極大地提升了計算機處理信息的能力。

當時最火的漢字處理系統當屬WordStar,而求伯君的目標非常明確,就是要重新開發一套漢字處理系統,取代WordStar的統治地位。1989年9月,金山I型漢卡及WPS 1.0問世,不僅開創了我國計算機文字處理的先河,也帶動了漢卡行業的發展。

早期從事計算機產業的企業,不少都是依靠漢卡這門生意攫取的第一桶金,包括柳傳志帶領的聯想,以及史玉柱的巨人網絡。

轉眼到了1993年,憑借VI型漢卡和WPS NT出色的辦公效率和工作質量,金山在市場上所向無敵,并將巨人漢卡、王碼480等行業內的競爭對手斬于馬下,其市場份額高達90%以上。至此,漢字處理行業大一統的格局初定,金山迎來了全面勝利。

03、遭遇勁敵微軟,WPS險遭“滅頂之災”

生意如日中天,市場迎來“不速之客”——微軟。此刻的微軟,早已擺脫創立之初的羸弱,憑借Windows3.0操作系統在全球大獲成功。

常言道,外來的和尚好念經。但對于早期進入中國市場的微軟而言,其實并不容易。由于市面上計算機操作系統仍是DOS當家,WPS也是運行在DOS環境之下,微軟想依靠并不主流的Windows逆襲,還欠些火候。

但微軟很會撬動市場,為了推廣自己的Office套件,微軟找到金山,希望雙方簽訂協議,實現兩家產品兼容。

顯然,求伯君當時并沒有意識到簽訂協議所帶來的后果,就像當初喬布斯為蓋茨展示尚未發布的視窗操作系統界面那樣,追悔莫及。

協議的簽訂,成為了WPS由盛轉衰的起點。

隨著Windows操作系統普及,由于其系統與Office套件深度綁定,用戶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養成在Office套件中使用Word的習慣,大部分WPS用戶被微軟挖走,WPS發展進入歷史冰點。

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,微軟通過其操作系統與自身IE瀏覽器綁定,把當時占據瀏覽器龍頭的網景拉下馬,此次與WPS交鋒,依舊如此,蓋茨笑到了最后。

在計算機軟件領域,大有“微軟過處,寸草不生”的態勢。由此也足見底層操作系統的可怕,占據先機便足以笑傲整個軟件生態。這不得不讓人聯想到如今手機操作系統生態,Android與iOS生態依舊無法阻擋。

雖然求伯君此前已經意識到將WPS遷移至Windows系統的重要性,但這次在動作上完全落了下風。

即使歷經千難萬難,金山推出了與Office套件相似的《盤古組件》。但大勢已去,當時的金山難免無力回天,不得不承認的是,大部分市場已經被微軟“霸占”。

在后來總結盤古組件未能成功的原因,求伯君歸納了以下四點:

1.“盤古”力量分散,沒有發揮WPS當時在字處理領域的領先優勢;

2.沒有沿用WPS品牌名稱;

3.盤古自身不夠完善,沒有做到"所見即所得",完全是DOS版的照搬;

4.剛剛獨立的珠海金山軟件公司缺少銷售經驗。

04、“第二求伯君”雷軍,扛起金山崛起的大旗

由于求伯君是程序員的“偶像”,出于對偶像的仰慕,雷軍于1992年加盟金山,希望自己成為“求伯君第二”。

雷軍很早便使用過金山漢卡,被其內置的WPS軟件徹底震撼了。因其價格太高,雷軍利用兩周時間將WPS破解并移植到普通電腦使用,并在該版本基礎上還做了完善,足見雷軍的技術功底。

WPS遭遇微軟全面狙擊后,1996年金山從一家200多人的公司淪落到只剩20來人。即便這樣,依舊在為工資發愁。為了讓金山繼續走下去,求伯君變賣了自己的別墅,籌得200萬元。所有金山高管降薪,開發人員維持現有水平,目標直指WPS 97。

1996年底,雷軍臨危受命,帶領僅剩的數名技術人員,通過“以戰養戰”的方式,陸續推出《中關村啟示錄》、《金山影霸》、《劍俠情緣》、《金山詞霸》、《金山毒霸》等微軟尚未涉獵的領域維持企業生存。

“苦心人、天不負”,在克服了“所見即所得”等層層技術困難后,沉寂兩年多的金山,終于在1997年9月推出WPS 97。

對于這款產品面世,雷軍內心并沒有多少信心。雷軍坦言,與Word相比,WPS 97沒有太多優勢。當雷軍硬著頭皮將WPS 97版本推向市場時,很快銷售了3萬多套,在雷軍倍感意外的同時,金山也獲得些許喘息之機。在推廣WPS 97的時候,用戶表現出很強的民族精神,甚至有些用戶表示,非WPS不用,大有如今消費者支持華為手機的熱情。

隨即聯想向金山注資,有了外部輸血,金山先后發布WPS 2000、WPS2000繁體版,并于2001年推出WPS Office金山辦公組合,“正版中國”計劃正式實施。恰逢中國加入WTO,政府開始大規模采購正版軟件,WPS得以進一步復蘇。此后至今,政府大規模采購仍在延續。

為了后續發展,雷軍于2002年8月向求伯君提出,以3年3500萬人民幣為代價,重寫WPS。在得到求伯君肯定后,金山堪稱“技術長征”的戰斗便由此開始了。

之所以決定重寫,雷軍認為,軟件與其他產品不同,這與用戶的使用習慣有關。微軟已在辦公軟件領域統治10年,只有做到無感轉移,才能真正地滿足用戶。因此,WPS 2005要與Office一模一樣,包括“一字不差、一行不差、一頁不差”的兼容效果。

重寫WPS,雷軍顯然是在賭博。時任金山WPS事業部總經理葛珂表示,當時的賭注有兩個,首先是兼容,其次是免費。但免費實屬無奈之舉,當時盜版軟件橫行,加之微軟有意無意的在縱容盜版,這讓金山不得不做出免費的決定。

由葛珂率隊,帶領金山近百人的開發團隊,開啟了WPS的重寫之路。在敲了500多萬行代碼,修復了2500多萬個BUG后,2005年9月,WPS Office2005正式版發布。不僅實現了與Office界面一致,技術上也實現了超越。

現在看來,在這輪博弈中,金山贏得了繼續在辦公軟件領域馳騁的門票。能在微軟帝國的圍剿下重生,金山著實不易。但也應了那句話,取得小的成功靠自己,要取得巨大成功需要強大的對手。

05、守得云開見月明,金山辦公終上市

如今,WPS的發展更加多元,逐步在云辦公、智能辦公等領域取得多項核心技術。截至2019年3月31日,金山辦公已擁有專利179項,受理發明專利超過500項。

自去年7月份以來,金山辦公CEO葛珂表示,WPS未來將在“云、多屏、內容、AI”等業務領域重點布局。

在今年的智博會期間,金山辦公攜旗下人工智能產品亮相,讓人印象深刻。基于AI智能為中文辦公賦能,并在WPS智能寫作領域探索,推出智能輔助寫作平臺等。

葛珂也成為繼求伯君、雷軍之后,WPS辦公軟件的又一位“接棒者”。自1999年加盟金山,到2002年執掌WPS事業部,再到如今金山辦公CEO,葛珂已經在金山工作了整整20年。在歷史的長河中,20年彈指一揮,但對個人職業生涯而言,相當于把整個青春韶華獻給了企業。

在葛珂帶領下的金山辦公也取得了眾多突破。在用戶規模上,金山辦公登上了新的臺階。根據招股書顯示,截至2018年12月,公司主要產品月度活躍用戶超過3.10億,其中WPS Office桌面版月度活躍用戶超過1.20億,移動版月活用戶超過1.81億,均領先國內其他辦公軟件。

以2018年底WPS注冊用戶數據總量2.80億計算,WPS辦公軟件用戶占國內辦公市場用戶總規模的42.75%。基于個人用戶免費的市場政策,未來仍有廣闊的市場空間。在營收方面,2018年金山辦公全年營收11.30億元,歸母凈利潤達3.11億元。

在國家自主可控政策的導向下,越來越多企業和政府采用國產辦公軟件,金山辦公再次迎來市場紅利。目前其產品和服務已經在政府、金融、能源、航空等重要領域得到廣泛應用。

隨著WPS Office for Mac版正式發布,WPS系列軟件已經實現在Windows、Linux、MacOS、Android以及iOS等眾多主流操作平臺上應用,能夠為客戶提供一站式、多平臺解決方案。

回首金山辦公一路走來,雖然與宿敵微軟無論在營收還是體量上差距越來越大,但在細分領域,兩家企業各有側重。尤其在移動辦公領域,WPS依靠體積小、反應快等特點已經與微軟拉開距離。

在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5G等新一代技術加持下,金山辦公再次開啟了嶄新的時代。歷經幾代人努力,金山辦公創立31載,歷經各種“磨難”,迎來自己的高光時刻。

【返回首頁】

麻将现金游戏
北京麻将馆手机版下载 广东极速十一选五几点开始 彩票怎么在手机上购买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高频彩票软件 安徽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什么软件用微信赚钱 现在哪个地区赚钱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刷分器